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玩具

成本仅百元,玩家翻版乐高原图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

时间:2020-07-20 来源:玩具前沿公众号

近期,侵权事件屡屡发生,未经授权使用被罚事件让众多商家在选择使用上也愈加谨慎。

乐高“满赠活动”下的免费赠品总是能引发乐高迷们的狂热追逐,而赠品的稀缺性也使其在二手交易市场上的身价日益水涨船高。截至7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乐高近期推出的满赠活动中,新上线的赠品Hot Rod改装车,在闲鱼平台上已经被炒到300元。最近,在淘赠品路上越走越身心俱疲的乐高迷们找到了一条“捷径”,即通过找图纸、配颗粒的方式自制同款赠品,而这一市场需求也让敏锐的电商卖家们嗅到了新商机。

成本仅百元

“我对乐高的赠品真的是又爱又恨,从最开始一早到店里排队为了它买一堆可有可无的东西,到后来混迹于电商及二手交易平台高价淘,还不一定能淘到,如今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省钱又省时的方法,那就是直接买图纸,然后再根据图纸配颗粒自己组装,绝对是性价比高,而且旱涝保收。”乐高玩家田女士如是说。

和田女士有相同经历的乐高玩家并不少。乐高爱好者刘思琪表示:“我入坑乐高三年,从去年才开始接触MOC,主要是没办法到现场去抢购,而且满赠活动需要达到的消费标准也不低,有时候只想要一个赠品却需要先花上千元。”

北京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乐高“六一”儿童节推出的小黄鸭旋转木马为例,该产品一共有140片零件,在电商平台,除了3只鸭子以外的零件,价格平均下来在0.3-0.5元,小黄鸭配件目前的价格在18元一只,在闲鱼上小黄鸭的图纸价格在1-2元。加上大多商家售卖的颗粒都免运费,这样计算下来,自己找图并配件的价格在100元左右。而目前在闲鱼上,小黄鸭旋转木马平均被炒到600多元。

卖家伺机而动

乐高迷们的热情还催生出了一条赠品配货生意链。在白天的工作结束后,IT行业从业者刘先生就变身成某二手交易平台的卖家,“因为我和妻子都是资深的乐高迷,三年前,我将当时的一个比较简单的插件拼图复刻了下来,后来发现圈子里早就有人做这个生意了,就也动起了这个心思”。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在电商平台上做赠品配货的卖家很多,既有专门卖图纸或配颗粒的,也有从图纸到配货提供一条龙服务的。以某卖家为例,图纸的月销量为2337单,另一家有3000多粉丝的专卖乐高颗粒散件的淘宝店铺月销量为300多,该店主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己从三年前开始卖散件,之前平均月销量在一两百单,而今年平均月销量能达到四五百单。店主强调,乐高每次推出纪念款、限定款产品之后,前来找他配零件的玩家都特别多。

据刘先生介绍,现阶段由于电子版图纸可复制性很高,所以价格卖不上去,一般也就一两元,“由于日常工作比较忙的关系,我现在店里的图纸基本上都是从别人那儿打包买过来的,价格上相对会更便宜。这些图纸有直接复制的官图,也有乐高资深玩家对照官图扒下来的,但是基本上都和官图差不太多”。

而在颗粒配货方面,某电商平台卖家周先生表示,零售的颗粒均拆自乐高官方套装,所以在质量上不需要担心,“事实上,玩家要想配齐某款限定赠品其实是有难度的,基本上不可能在一家店里配齐。就拿小黄鸭旋转木马举例,除小黄鸭配件外,其他零件基本上都能在我的店里配到,但是小黄鸭很难买到,所以好多玩家都用其他的比如小熊配件来代替”。

图纸质量参差不齐

虽然如今有很多玩家看着官方推出的图就能大致还原一张一模一样的图纸,但其实这只是外观上类似,内部结构是不一样的。

闲鱼卖家钱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比如小黄鸭旋转木马,玩家扒出来的图和原图就有差异,从手柄的位置就可以看出来。而且官方的积木都会有一个编号,自己去仿照拼出来的模型肯定就没有了。”

“其实我个人还是希望赠品的获得方式能更多一些,全国只有3家乐高店有小黄鸭赠品活动,而且就是到这几家门店购买还得排队抢购,不然也买不到。”乐高玩家史凯琪如是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今玩家通过复制图纸来得到赠品的做法,其实是脱胎于乐高LEGO Ideas平台的MOC玩法。对此,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动漫游戏中心主任邓丽丽认为,这种玩法的初衷其实是要提高玩家的凝聚力、参与度以及开发玩家的创造力。然而,现阶段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对图纸翻版的行为,乐高官方应该表明态度,可通过发表声明来减少这类问题的产生,因为长此以往一定会给品牌造成损害,“与此同时,玩家要有尊重原创的意识,人们可以对图纸进行创新,但不能只是复刻官方的原图。随着人们知识产权意识的不断提高,未来玩具市场将不断健康发展”。

至于玩家翻版乐高原图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对此,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表示,如果乐高没有申请相关的专利,玩家翻版图纸的行为不涉及侵权;而如果乐高申请了专利,玩家只是做出图纸而没有生产出产品也不构成侵权。

来源: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