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家居建材

建筑界最高奖颁给两位法国建筑师:能改造的,绝不拆毁

时间:2021-03-17 来源:第一财经

1.jpg

  北京时间3月16日22时,2021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公布了最新的获奖者——来自法国的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共同获奖。他们于1987年在巴黎合伙成立了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师事务所,并在欧洲和西非等地区完成了30多个项目。

  评审辞这样写道:“他们不仅定义了一种更新现代主义遗产的建筑方法,而且还对建筑专业这一定义本身提出了调整。他们的建筑作品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气候和生态紧急状况以及社会窘困做出了回应,尤其在城市住房领域,并由此重新点燃了现代主义建筑师改善大众生活的希望和梦想。他们成就如斯,是因为有着对构成建筑的空间和材料的强大感知,其信念如其形式般刚毅,其审美如其伦理般明澈。”

  拉卡顿和瓦萨尔是普利兹克建筑奖的第49位和第50位获奖者。普利兹克建筑奖由凯悦基金会赞助,是国际上公认的建筑界最高荣誉。

  安妮·拉卡顿于1955年生于法国圣帕尔杜,让-菲利普·瓦萨尔于1954年生于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二人相识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当时,他们都在法国波尔多国立建筑景观设计学院接受建筑学教育。1984年,拉卡顿赴波尔多蒙田大学攻读城市规划硕士学位,而瓦萨尔则前往西非的尼日尔从事城市规划实践。那段时期,拉卡顿经常去看望瓦萨尔,那里正是他们自创建筑学说的缘起,因为他们被那个沙漠之国的美丽和资源稀缺的悲哀所深深影响。

  “尼日尔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但人民却如此令人难以置信,如此慷慨,几乎赤手空拳地干着各种事情;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资源,但总是保持乐观,充满诗意和创造力。那里确实是我的第二个建筑学校。”瓦萨尔回忆道。

d62a6059252dd42a34f696a063666fbdc8eab8a7.jpg

  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拉卡顿和瓦萨尔建造了他俩的第一个合作项目,用从当地取材的灌木枝造了一座草棚,这座草棚在在竣工后的两年时间内任凭风吹而屹立不倒。自那时起,他们立下誓言:但凡能挽救的,决不拆毁,而且还要让已经存在的东西变得持续更久。

  1987年,他们在巴黎成立了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事务所。在既往的30多年间,他们设计过私人和社会住宅、文化和学术机构、公共空间以及城市发展策略等众多项目。两人的建筑作品选用经济型和生态材料,优先考虑空间的丰裕性和使用的自由度,以此体现他们对社会正义和可持续性的倡导。

  维护居住者的身心健康,也是他们工作的题中之义。他们将温室技术应用于建筑环境调节的努力,始于法国弗卢瓦拉克的拉达匹住宅(1993年)。他们综合利用自然光线、自然通风、遮阳和隔热等手段,创造了可以人工调节的理想微气候。“从很早开始,我们就在研究植物园的温室,令人印象深刻的脆弱植物、优美的光照和通透度,以及它轻而易举改变室外气候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这是一种气氛和一种感觉,我们有兴趣把这种美好引入建筑中。”拉卡顿说道。

1.jpg

  无论是新建或改建,对原有建筑物的尊重贯穿于他们工作的始终。1996年,他们在面对莱昂奥科克广场的改造项目中,仅仅只是最低限度地更换碎石、修剪菩提树、微调道路交通,所有这些都旨在为已有事物赋予新的潜力。1998年,在法国费雷角,他们将一处私人住宅建在了阿卡雄湾一块从未开发的土地上,其目的就是将对自然环境的破坏降到最低。建筑师们并没有砍伐现场已有的46棵树,而是培育了原生植被,抬高了房屋地基,并让它处于周围树木的掩映之中,让居住者可以在植物环绕中生活。

2.jpg

  拉卡顿解释说:“如果你愿意花时间和精力仔细研究,先前存在的东西肯定是有其价值的。实际上,这是一个观察力的问题,要以崭新的眼光看待一个建设地点,做到专注和精准……以了解其中的价值和缺失,并了解如何在保留全部现有价值的情况下做出改变。”

  在他们整个职业生涯中,两位建筑师始终拒绝承接涉及拆除社会住宅的城市规划项目,而是着重于从内而外的设计,优先考虑建筑物居住者的福祉以及他们对更大空间的一致渴望。他们与弗雷德里克·德鲁沃和克里斯托弗·胡廷联袂,对法国波尔多大公园的三座建筑内的530套公寓进行了改造(2017年),从技术上改善了房屋功能,为每套公寓增加了宽敞而灵活的空间,并且在施工期间没有迁走居民,同时帮他们维持了租金的稳定。瓦萨尔表示:“我们到过一些地方,那里的建筑物原定将要拆除,我们访问了当地人——那些舍不得离开原住所的家庭,即便那里的居住条件并不是最好的。最经常遇到的情况是他们反对拆迁,因为他们希望与左邻右舍为伴,这是一个关于善心的问题。”

3.jpg

4.jpg

  拉卡顿坚持认为:“改造是一次机会,可以利用现有资源做到更多、更好。拆除是简便但短视的决定,它浪费了很多东西,浪费了能源、浪费了材料,更浪费了历史。而且,它会产生非常大的负面社会影响。在我们看来,这就是一种暴力行为。”

  在面对改造项目时,两位建筑师总会重新平衡处于休眠状态或效率低下的房间,以期提供可容纳更多活动和满足需求变化的开放空间,并由此延长建筑物的使用寿命。

  2012年,他们对法国巴黎的东京宫进行了改造修复,在项目完成之后,博物馆室内面积增加了2万平方米,包括一部分新建的地下空间。建筑师抛弃了许多当代艺术博物馆惯用的白立方空间和引导通道,创造了大量未完成的空间。艺术家和策展人能在这些或黑暗深邃或明亮通透的物理环境中,为所有艺术媒介创作自由流动的展览,使参观者沉浸其中,流连忘返。

5.jpg

  秉承“永不拆毁”的戒律,拉卡顿和瓦萨尔采取有节制的干预措施对过时的基础设施进行升级,同时保留建筑物历久弥坚的特质。

  2013年,在法国敦刻尔克海滨区重建项目中,针对海岸线上一座战后造船工厂,他们没有选择直截了当地填满建筑空间,而是选择保留原先的大厅,并复制一座与其形制、体量相同的建筑。评委认为:“这里不在意的恰恰是怀旧。反之,他们在尊重遗产传承的同时,追求对当下负责任的行动方式,寻求通透、开放和采光。如今,那座一度被人们忽视的建筑物,已成为焕然一新的文化和自然景观中的一个标志性元素。”

6.jpg

  “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一直坚信,建筑赋予了他们为全社会塑造社区的能力。”普利兹克先生说:“他们的目标就是通过自己的工作,展现谦逊的力量,并实现新与旧之间的对话,以此服务于人类的生活,并且拓宽建筑的疆界。”

  “今年,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感知到自己是整个人类的一份子。无论是出于健康、政治还是社会原因,都需要建立一种集体意识。就像在任何相互连通的系统一样,对环境公平,对人类公平,也就是对下一代公平。”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委会主席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说道。


  转自:第一财经